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阿朵唱完,李斯丹妮表情崩了:美貌和人气终究拼不过绝对的实力

发布日期:2020-08-18 01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王者归来”。

有人说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这群三十多岁的姐姐,没有体现出姐姐的本质,她们仍在又唱又跳,用不输二十岁少女的身材和皮肤吸引着眼球。

可是阿朵往台上一站,便证明了这话不对:姐姐自有妹妹们没有的实力和魅力。

接在万茜后面唱《缘分一道桥》是挺吃亏的。万茜人气高,又加成了骨折受伤的buff,唱得又真的好,宛如一个女将军,吸引了全场的目光。

可是阿朵一开口,还是让人每一根汗毛都忍不住肃然起敬。

看看李斯丹妮这绷不住的小表情,就知道阿朵的表演有多震撼。

阿朵唱这歌,后来上了热搜,叫“阿朵,降维打击”。她已经超越了女团的范畴,凭实力独占一层。

阿朵的Ending pose一出来,全场沸腾。

音乐导师赵兆几乎是不等她唱完就站了起来,英皇的总监霍汶希也起立欢呼。这是对一个表演者最高的赞赏。

阿朵回来了,

阿朵变了。

在《浪姐》播出以前,很多人不认识阿朵。虽然她出道好多年,连春晚都上过,但她沉寂了太久,久到人们忘了曾经那个阿朵多有才华,多性感。

连阿朵自己也忘了。

初次亮相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时,阿朵大概算是最不“女团”的姐姐。

80年出生,刚刚40岁的阿朵和其它“冻龄”姐姐相比容貌显得有些老气,她在山里待过5年,任岁月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痕迹。

她喜欢的少数民族音乐和少数民族服装,跟那些热歌劲舞比起来,一点也不“酷”。

阿朵甚至有点傻气。她明明有那个实力,可她一不C位,二不争队长,就连表演完了拉票都不会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说。

但是阿朵想要被人看到,她想让自己喜欢的民族风音乐被更多的人看到。

阿朵在被淘汰后写了一封长信,她说:

20岁时,我为自己的梦想拼命。

30岁时,我放下拼来的一切。

40岁,我要为一群像我这样的新民族音乐的传承者再发一回热。

这次回来后,她完全变了。

她毛遂自荐当了队长,在发现孟佳也有意当队长的时候,阿朵并没有退让,她说:“我们想要逆袭,要付出比那两队加倍的努力,我可以贡献我这么多年来的经验”。

最后阿朵如愿以偿,全票当选队长。

她甚至一反常态,在每一个队友表演完后,都积极主动地去拉票。

王智的表演跟王霏霏差距极大,连孟佳都心灰意冷,想要放弃了。阿朵不放弃,她依然鼓励姐妹们去拉票,最后王智在和王霏霏“撞舞”的情况下,还是拿到了126票,甚是不易。

这个舞台终于认可了阿朵。

有人说这个节目最终拼的是人气和话题度,其次是美貌。

有实力的姐姐,如阿朵、孟佳和朱婧汐都被淘汰了,而像张雨绮、白冰、伊能静这样唱跳都稍逊一筹的姐姐们却还依然能留在这个舞台。这话大概真是有几分道理的。

然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美貌也好,人气也罢,都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。阿朵的《缘分一道桥》一出,全场震慑。

或许你的努力不会被人看见,一次,两次,三次,许多次。

这个世界是有很多不公平,可只要不放弃,一直努力下去,终会有让人看到的一天。

锥子放在袋子里,总会露头的。

这令我想起法国黑人女滑冰选手苏瑞娅?包纳利的故事。她是第一个参加花样滑冰的黑人姑娘。

苏瑞娅是被一对白人夫妇收养的黑人小女孩。在白人社区长大的苏瑞娅,并没有觉得自己和白人小伙伴有什么区别,直到她学了花样滑冰。

苏瑞娅一开始学的是体操,她很有运动天赋,拿过体操的青少年组冠军。改学花样滑冰后,她发现自己终于找到了毕生挚爱。

11岁时,她被法国国家队教练招入麾下,开始了业余组花式滑冰运动员生涯。她很努力,15岁前就拿到了业余组别的欧洲冠军。

当苏瑞娅从欧洲走向世界的时候,她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“她的形象不符合评委的想象”。

花式滑冰不像传统的体育竞技项目,有终点,有秒表,很大程度上这就跟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运作方式一样,评委打分的时候会带上很多主观因素。

评委脑海中大多有一个既定的冰上公主的形象,通常情况下那是一个纤细的白人女孩形象。显然苏瑞娅不符合评委的想象。

她就像一头闯入羊群的羊驼,显得如此格格不入。她的技巧无可挑剔,所选择的技术动作难度既高,又十分大胆。当时大部分业余组的选手最难的动作也不过是转圈三周跳,可是苏瑞娅却能娴熟地做出四周跳来。

技术方面几乎无懈可击,却不意味着评委挑不出毛病。就连她的着装都成了人们对她不满的理由。

这件雪白的衣服苏瑞娅穿在身上被人评价为离谱,一位国际评委甚至直言不讳地说:苏瑞娅穿着就像一个宫廷小丑。

1992年,苏瑞娅15岁,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时,苏瑞娅第一次在八万人面前比赛,她背负着法国队唯一的希望。

此前,她练了好久的四周跳,她在训练时每一次都能轻松跳出来,她做好了一切准备,就想在奥运会时跳出来。

但是她的教练却坚决不许她跳这个动作。

(他说了几个理由,都站不住脚,主要原因大概是教练认为自己才是那个掌控一切的人,苏瑞娅挑战了自己的权威。他亲口说:如果苏瑞娅想用什么动作就用什么动作的话,就没他什么事了。)

她在上场前跟教练发生了激烈的争执,最后在场上也没发挥好。输掉比赛的同时,还失去了教练。

第二年的世锦赛,苏瑞娅表现得很出色,她完成了七个三周跳和一个三周跳组合。然而她只拿到了一枚银牌。拿金牌的姑娘是一名白人女孩,仅完成了五个三周跳,没有组合跳。

苏瑞娅很沮丧,但并没气馁,回去后她训练地更加努力了。不仅在技术上无可挑剔,而且加强了表演的整体观赏性。

94年的花样滑冰世锦赛在日本举行。这一次苏瑞娅认为自己的表演无懈可击,她认为自己会得到金牌。可是评委把金牌颁给了一位日本姑娘。

苏瑞娅伤心极了,她拒绝登上领奖台,并且摘下了评委发给她的银牌。她只想要一次公平,却成了最大的奢望。

转眼到了98年冬奥会,这一次苏瑞娅的脚跟腱断裂后还未复原。她的腿很疼,也明知自己可能没有夺冠的希望,她的年龄也到了业余组的上限,这或许是苏瑞娅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了。

面对从不给她公平的评委,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她做出了花样滑冰从没人做出过的动作,原地后空翻单脚着地。

全场沸腾,这是一个很危险,却也很精彩的动作。最后评委还是判了苏瑞娅犯规。可是那又怎么样,苏瑞娅得到了全场观众的尊敬,她在奥运村中行走,到处有人惊叹:这就是那个超酷的苏瑞娅啊!

这个世界有时很残酷,努力未必能得到想要的结果。也许阿朵最后未必能走到最后,未必能成团。苏瑞娅的努力也并没有换来一枚金牌。

可是她们在为梦想的而努力的时候,是如此打动人心,如此光芒万丈,让人的目光无法移开分毫。

如此便足矣。

这一刻无论是美貌、还是人气、抑或是肤色,全都要靠边站,有实力的女人最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