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大咖名流 >

安徽庐江一村民因狂犬病去世 镇政府“打狗队”全村屠狗

发布日期:2021-11-14 10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庐江一村民因狂犬病去世镇政府“打狗队”全村屠狗据新安晚报报道,“镇上为我们村民着想,我们能理解也很感谢,但是把家里的狗杀掉,我们心里还是舍不得。&rdquo

  据新安晚报报道,“镇上为我们村民着想,我们能理解也很感谢,但是把家里的狗杀掉,我们心里还是舍不得。”昨天,庐江县矾山镇东明村巴滩村民组村民蔡大姐向记者反映说,该村一村民今年3月被一只家养狗咬伤,上个月因狂犬病去世了。这几天,矾山镇组织人员到该村挨家挨户搜狗,要求将狗全部杀掉并掩埋,最终有两只家犬在主人强烈要求下得以“幸存”。但是,让村民担忧的是,村里的家养狗被杀得差不多了,但是流浪狗还有不少,安全隐患依然存在。

  昨天下午5点多,记者来到矾山镇东明村巴滩村民组,刚进村口,好几个村民就聚在一起议论这些天镇上来人杀狗的事情。

  “镇上是前几天来杀狗的,我养的是宠物狗,就一点点大,被杀死了心里肯定不舒服。”蔡大姐告诉记者,镇上来人后挨家挨户杀狗,虽然心里舍不得,但她还是支持镇上的工作,“毕竟村里已经有人因为狂犬病死了,万一又有人被咬了,哪知道这些狗会不会携带病毒呢?”

  蔡大姐介绍说,村里的十几条狗在8月4日这天基本都被杀了,“他们把狗杀了然后挖个坑,在坑里焚烧后再掩埋,就在对面的山上。”

  就在记者采访时,一只很小的狗在柴堆下出现了,看到记者跑过去,吓得赶紧躲进柴堆里。村民张大妈介绍说,这是一只流浪狗,当天它躲在柴堆里没被发现,“小狗的爸爸妈妈都被杀了,现在这个小狗一看到陌生人就吓得不敢出来。”

  蔡大姐说,镇上来杀狗,村里人还是很支持的,只是安全隐患并没有消除。“他们把家养的狗都杀了,但是流浪狗还有,昨天我还看到两只好大的流浪狗,一只黑色的,一只黄色的。”蔡大姐说:“万一这些流浪狗有狂犬病毒的话就麻烦了。我们都没看到他们逮流浪狗,只杀家养狗。”

  随后,记着来到一只“幸存”狗的主人家中,小狗的主人是位12岁的小女孩,叫蔡婷婷。“它跟了我一年多了,我们的感情非常好,镇上来杀狗的时候我都哭了。”蔡婷婷说,她家里养了两只狗,一只已经怀孕的母狗被杀了,还有这只大点的狗是她全力保护下来的。“就是写保证书,保证它不会咬人,保证看好它。它本来就从不咬人的。”蔡婷婷说,村里除了她之外,还有别人家里的狗也没被杀。

  “狂犬病的事情村里都知道,这次杀狗也是因为这个,他就住在那里。”村民们所说的事件主人翁叫张羊狗,上个月因患狂犬病去世。

  记者来到张羊狗家中,他的妻子罗爱芝在家,儿子儿媳都在外打工。罗爱芝介绍说,张羊狗今年59岁,今年3月,他一个人上山砍柴,走到山脚下的时候,一只大狗冲了出来,在他右腿小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  “咬人的狗是家养的,腿也没有流血,只有三个牙印,破了皮。”罗爱芝说,他和儿子曾劝张羊狗去打狂犬病疫苗,但是考虑到情况并不严重,所以也就没引起重视。然而仅仅半个多月后,张羊狗就出现了呕吐现象,这让家人感到不安。随后,事情已经不可逆转,张羊狗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并于上个月24日去世了,死亡原因正是狂犬病。

  “咬他那只狗的主人后来赔了我们4万3千块钱。”罗爱芝说:“但是那只狗哪去了就不清楚了,据说在咬了张羊狗之后,狗的主人打了这只狗,狗就跑了,再也没看到过了。”

  矾山镇组织到村里杀狗,是出于什么考虑?为什么村民反映还有很多流浪狗没被杀?昨天下午,矾山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钟龙飞介绍说,到村里扑杀狗是镇政府牵头组织的,人员由畜牧站和派出所等部门共同组成。

  “但是我没有参加,具体可以跟镇宣传委员联系,他出去办事,不在办公室。另外这个事情现在由县外宣办负责对外发布。”钟龙飞说,镇政府为此事向县委宣传部提供了一份《矾山镇扑杀疑似狂犬病狗的情况说明》,并同时向记者提供了一份。

  这份情况说明显示,今年7月30日,张羊狗因被狗咬伤后感染狂犬病致死后,矾山镇政府向庐江县卫生防疫部门汇报了相关情况。庐江县疾病控制中心8月1日安排人员到现场察看,根据实际情况和相关规定提出5条意见,其中最后一条是:死者和咬伤死者狗主人的两个村民组的狗要进行处理,防止再出现其他疫情。

  矾山镇于是按照庐江县疾病控制中心的建议进行落实,由于咬伤死者的狗是散养的,大部分群众担心家里的狗可能传染上疾病但自己又不敢处理,镇政府才组织对规定范围内的疑似狂犬病狗进行扑杀。

  说明中还介绍称,扑杀前镇里和村里先向狗主人进行沟通宣传,大部分群众都是主动把家里养的狗拴起来等待扑杀;少数群众不愿扑杀的,要求其签订承诺书,保证做好狗的疾病预防和管护工作,确保不能伤人。8月4日共扑杀疑似狂犬病狗15只,2只狗未扑杀。

  为了解更详细的情况,昨天下午,记者与矾山镇刘姓宣传委员取得联系,他在电话里只是说“此事由县委宣传部发布”,然后还没等记者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此后再拨打其电话,提示已经关机。

  因为一人死亡,就要将全村的狗都杀掉,行为是否有失偏颇?有没有更好的预防途径呢?昨晚,记者采访了合肥市疾控中心主任马尔健,她表示疫情已经发生,无法用预防替代,从村民安全角度考虑,杀狗行为是对的。

  “咬人致人得狂犬病死亡,说明这只狗有狂犬病毒,而且它还不知所踪,这是很不安全的。”马尔健说:“狗与狗之间经常亲密接触,狂犬病毒传播很容易,加上这些狗都是散养的,更容易导致更多的狗携带狂犬病毒。”

  “狂犬病是可以预防的,人和狗都有狂犬病防疫针,但是村里已经有人死亡,说明疫情已经发生,现在给那些狗打防疫针已经来不及了。”马尔健说,因此为了保证村民们的安全,将村里的狗全部扑杀是可取的措施。

  马尔健还表示,农村养狗应该防患于未然,政府部门和村民养狗要加强防疫意识,不要等到疫情发生再去补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