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大咖名流 >

“打狗队”队长邝惠安与他的战友们

发布日期:2022-05-12 07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28年至1931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所在地:上海云南路477号(今云南中路171-173号)

  1931年初,由于顾顺章的叛变,中共地下组织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。中共中央决定,将已经暴露的地下党转移到苏区,另外从苏区调出一批骨干来到上海,并对中共特委进行了调整。由廖程云(即陈云)、赵容(即康生)、潘汉年3人负责,重新组织了“红队”,由邝惠安任队长……

  邝惠安线年参加革命,练就一身过硬的本领,双手使枪,百发百中。1930年7月在香港担任“打狗队”队长,保卫中共广东省委机关和香港党组织安全。同年10月,受周恩来重托,邝惠安来到上海担任中共特科三科所辖的“红队”(又称“打狗队”)队长,与战友们一起从事掩护党的主要负责人转移,同时肩负惩治敌特骨干与叛徒的工作。

  1932年11月15日下午3点,原中共沪东区区委兼组织部的干事、叛徒王寿熹,在上海新闸路斯丈里19号特务“秘密办事处”商议破获中共沪东区党的地下组织方案时,红队及时从内线特工杨杰才处得知,破门而入,一顿乱枪,叛徒身中数十枪,当场毙命。

  1933年4月11日下午,特务骨干王斌一行人,在法租界某岗亭附近与红队遭遇,王斌当场被击毙,其余有两名特务重伤……

  在特务们眼中,邝惠安是个“非常神奇厉害、手执双枪百发百中的老广东”。有一次,特务目睹正在老虎灶前喝水的邝惠安,准确地将一名在街上跟踪地下党同志的中共叛徒一枪击毙,竟不敢轻举妄动。据“中统”高级官员王思诚回忆,在1930年到1934年期间,有100多名叛徒与特务骨干倒毙在“红队”的枪下。

  史济美,化名马绍武,是黄埔军校六期毕业生。据中统“调查局”档案记载:“该员沉着机智、聪慧伶俐、忠勇机智。受过特种训练,1930年6月进入‘党务调查科’,初奉派天津,与日谍土肥原、川岛芳子等周旋斗智,颇有所获”。

  顾顺章叛变后,以顾顺章、史济美、王思诚为主,在南京一起研究对付中共地下党的方案。1932年11月,史济美正式担任“特务总部上海区”区长一职,其公开身份是上海警局的督察。升了高官的史济美,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,在任的三年期间,先后抓捕了“罗章龙、向忠发、陈独秀、、王云程、丁玲、牛兰”等我党地下工作者与知名人士。

  中共特委决定除掉这个钉子。然而,狡猾的史济美行踪诡秘,一时无法找到下手的机会。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叛徒李士群大耍两面派手法,对中共组织称,他叛变是迫不得已,现在这样的身份,正好帮助地下党获取情报。鉴于他当时对地下党危害不大,为了考验他,要求他配合做制裁另一个对我党危害极大的叛徒丁默邨的工作。李士群为了巴结丁默邨,决计用史济美来替代。

  1933年6月14日晚,史济美与丁默邨等数人一同在广西路小花园一家长三堂子(高等妓院)吃花酒,李士群将情报透露给了“红队”,当丁默邨一行醉眼朦胧从弄堂出现时,按事先约定,暗处的李士群上前对史济美肩上一拍,迅速离去。邝惠安等人一顿激射,史济美连枪都没来得及拔,就做了枪下鬼。丁默邨却侥幸逃了一命。

  1934年9月,“红队”追杀叛徒的“昼锦里谋杀案”、“仁济医院追杀案”,前后不到10天,被海内外各大媒体竞相报道,震惊全国,使敌特闻风丧胆。事情原委是这样:

  9月15日早晨7点,一名30岁左右的男人,来到上海市中心英租界四马路昼锦里37号慎记谦告旅馆,他在旅馆登记的名字是熊国华,入住后一直呆在房间。此人正是“红队”要铲除的叛徒。16日晚上11点半,旅馆来了两个人,声称是熊国华的朋友,通过登记簿,得知熊所住的是二楼34号房间,敲开门后,立即朝熊国华连发三枪,并迅速撤离。当巡警赶到时,发现熊国华浑身是血,呼吸微弱,急忙送至山东路上的仁济医院抢救,竟然保了一条狗命。9月17日,上海《申报》等媒体报道了这次事件。

  熊国华住进了仁济医院最好的病区,为了保证他的安全,巡捕房每日派三名包探轮值,24小时监护。9月26日下午3点40分左右,仁济医院刚过探视病人时间不久,医院大门进来四个年轻人,要求入院探视病人,门卫上前向他们索要特别探视证,只见其中两人掏出手枪对门卫说:这个证行吗?随即命令门卫前去电话间,控制了对外的联系。另外二人飞奔熊国华的病房,熊国华一见来人,连忙从床上滚下,跪在地上:邝大哥饶命……邝惠安不待他说完,厉声说道:叛徒,你死定了,一枪击穿了熊国华头部,干净利落。转身出门,遇见前来保护熊国华的包探和一个巡警,邝惠安扬手“呯呯”两枪,一枪一个,顿时毙命。

  由于叛徒的出卖,“打狗队”遭到了敌人的破坏。盛宗亮在“仁济医院事件”后被捕并叛变投敌,供出了“打狗队”的线索,随后敌人掌握了邝惠安、赵轩、孟华庭以及其他队员的住址。邝惠安当时住在法租界巨赖达路风翔银楼二楼。1934年11月初的一天,邝惠安从家里出来,在门口盯梢的两个特务随即跟上,并示意停在路旁的汽车里的两个特务尾随接应,企图绑架他。邝惠安见势不好,迅即前跑,被埋伏的十几个特务围住,他奋力反抗,终因寡不敌众而被捕。

  特务原计划在英法两租界对“打狗队”实行绑架,但执行的结果变为硬捕,惊动了外国巡捕,不得不将人交给租界捕房。由于他们是在马路和家里被捕的,身上无半点证据,捕房束手无策,一时不能定案。特务乃以上海警察局的名义,与外国捕房勾结,将邝惠安等押回特务机关审讯,进行严刑拷打,并推出叛徒指证,但始终无法从邝惠安嘴里挖出一点我党组织的情况。不久,他们被押解到南京宪兵司令部。特务头子徐恩曾以“优待”生活的手段,企图将他们收买,遭到邝惠安等严正拒绝。

  1935年4月13日下午4时,邝惠安、赵轩、孟华庭等人被反动派绞杀于南京宪兵司令部军法处。这是反动派第一次使用绞刑,行刑的刽子手还是临时训练的。南京《新民报》于1935年4月15日在显眼的位置报道了这一消息。邝惠安牺牲时,年仅32岁。

  参考文献:《无形战线》、《汪伪特工内幕》、《中国情报人员工作实录》、《旷世风雷一梦痕》、《细说中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