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心似日月共潮生 ——写在观海新闻客户端上线之际

发布日期:2022-01-19 10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青岛日报社71年的成长史上,经历过许许多多重要时刻。1949年12月10日是诞生日,是唯一的源头。或者说,这个日子拥有母体的价值,由此,孕育出无数峥嵘岁月。在青岛传媒业的煌煌史册上——2020年8月17日,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。这一天,随着观海新闻客户端的上线,预示着青岛日报社事业发展进入“融合聚变”新时代。如果说,纸媒当家的时代,是“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,是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,奉创新为圭臬,那么,新媒体时代的精髓,就是将创新植入基因,成为因技术赋能而活力充沛的生命体。今天这样的时刻,我们将见证青岛报业传媒的进化史:万涓入海,伏波安澜,以海的壮丽和澎湃,书写新篇章。

  我们深谙,变动之于报纸,一如变动之于时代,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,也没有谁能在一成不变中轻舟安渡,只有准确识变、善于应变、主动求变者才能牢牢把握未来。求新、求变、求真的思维,一字一句地凝聚在我们的每一个产品里——无论青岛日报、青岛晚报、青岛早报、青岛新闻网、青岛观、掌上青岛、智慧青岛,还是新鲜如斯的观海新闻客户端,抑或更多带着“青岛”城市烙印的新内容、新品牌、新尝试,我们像摆脱地球引力一样,跳出陈规、适应变化,毫无迟疑地拥抱未来。

  身处万物互联的时代,我们深深知道,再激烈的变局,也有一些永恒不变的坚守。就像指南针,让远航的船只铭记着遥迢归途。作为中共青岛市委机关报,作为一家承载着社会责任和民众期待的传媒机构,青岛日报的使命,就是做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,时代风云的记录者,社会进步的推动者,公平正义的守望者——用坚定的信念和专业的力量,和你一起正确阐释时代变迁,努力推动社会进步。星转月移,在这日复一日书写厚重历史的过程中,我们也将深深地嵌入历史、创造历史、影响历史。

  1800多年前,一代霸主曹操北征乌桓胜利班师,途中登临碣石山,望着远处波涛汹涌的大海,歌以咏志,留下了不朽名篇《观沧海》——“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。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。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。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。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”大海的磅礴壮丽与诗人胸怀的磅礴壮丽互为表里,这种雄心,恰如其分地成为以“观海”命名的新闻客户端的闪耀的精神元素。

  青岛是一座青春之岛,是创业者心向往之的“热带雨林”,站在中国新一轮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最前沿。青岛,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个与城市地位、城市重量、城市雄心高度匹配的新型媒体,需要一个与时代精神、时代品格、时代标准高度呼应的新型媒体。坐观风云!“观海”的横空出世,就是恰逢其时。或者说,是“历史选择了她”。

  “公众倾向对优先级和最高级作出反应。”观海新闻客户端深谙此道。其特性是“智库、智能、智慧、智链、智趣”,以新闻资讯、智能服务、投诉受理为三大核心板块,致力于构建高端智库站位、硬核帮办功能、自媒生态平台、智能用户体验、场景体验发布、大数据集成六大先发优势,全力打造新型传播平台,构建开放型全媒传播新生态。

  美好未来,需要梦想驱动;全新生态,塑造异质禀赋的新物种。在一定意义上,新型媒体的开放性,就是时代慷慨的开放性。从形态到精神,一定是高度适配时代的产物。在浩瀚的星空,地球的独特魅力,在于永不熄灭的梦想,在于永怀希望。就像埃隆·马斯克说:“要让人类文明在太空中首屈一指,人类最终要成为多行星的物种。”无限敞开的开放性,就是为“多行星物种”提供可能。

  “谁家玉笛暗飞声”。“观海”是海,海纳百川,吞吐风云。这里有江南丝竹,十番锣鼓,安西鼓乐,塞上吹歌;这里有氤氲烟火,世间万象,海内繁华,域外风流。这里是抵达与出发的港湾,也是休憩与耕耘的家园。密集的雨滴,是原始的弦乐;漫天的雪花,是风云的信使。推开“观海”这扇轻盈的门扉,你会遇见你,你会遇见未来,你会成为我们。我们共同遇见、交融、蜕变、成长为最好的自己,成为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最澎湃的推动力量。

  有一句堪称经典的名言:没有永远的企业,只有时代的企业。所以,顺势而为、应时而变,才能屹立潮头,破浪前行。对“一流”的不懈追求,是天赋本能,是一种直抵灵魂的鞭策。对于“观海”而言,应该这样定义“一流”:有没有这个客户端,青岛这座城市的生活气息、文化气质、传统气派是不一样的。就像纽约时报之于纽约,就像微信之于中国。南京画家朱新建先生说:“一流大师是什么?有了这个人和没有这个人,人类这个物种是不一样的。……比如,有了赵佶和没有赵佶,中国画这个游戏是不一样的;有了王羲之和没有王羲之,中国人书写汉字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洪波涌起!“观海”的未来已经被赋予了想象力。“观海”是海,海纳百川而不择细流。“观海”是平台,是端口,是一种价值观;“观海”是用户观察世界的窗户,寄托理想的画布和通往未来的桥梁,更是一种明朗的生活方式。美籍俄裔诗人约瑟夫·布罗茨基被问到最爱什么时,他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河流和街道,生活中的悠悠往事。”这里有星垂平野阔,也有秋风吹渭水;有庙堂之声,也有万家灯火。这里珍视风行的潮流,这里也存留悠悠往事。

  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,蔚蓝色的大海,从来都是取之不竭的精神资源。作家周晓枫虚构了一条金枪鱼,这种生活在大海深处的金枪鱼,由于鳃肌退化,它需要不停游动,让新鲜的水流流过鳃部才能获取氧气。若停下来,就会缺氧窒息死亡。这种吸氧方式,叫作撞击式呼吸。金枪鱼只能一边游泳,一边睡眠。它的腮必须不断主动撞击浪涌,承受海水里的咸涩;身体必须像一台永动机那样终身服役,才能享有运动中的睡眠。